如何看待自己!

Posted by weiyu on 21 五月, 2010 14:46

     最近在天下雜誌447期看到洪蘭教授所發表的一篇文章「年齡不是問題」中,有段話值得在教育工作上的我深思。

     該段話原文「不要把自己的價值放到別人的的肯定上,自己怎麼看自己才是重要。」在教育工作,面對孩子對自我價值的建立時,我們是用什麼心態去看待小孩的表現?是用學生的角度亦或是父母、師長希望的角度?孩子的自信與自我的價值的建立,往往就在這一個過程中被抹煞了。

     每一個孩子天生有許多的不同,在多元智慧的表現亦是不同,從事教育工作的我,是否更該在每個孩子的身上去找尋他們的價值,而協助孩子們對自我的肯定呢!聖經上記載著「在天上的飛鳥,不種也不收,上帝仍眷顧著牠們。」何況是我們人,「上帝連我們的頭髮都數算過的。」我們是蒙上帝所愛的的子民,應知自己的價值是非凡的,絕不要建立在別人的眼光中,應定睛在上帝的眼光,做好每個人所應做的,讓們自己的價值顯現在自己成就上。

 

成效速成&學生的改變…

Posted by weiyu on 24 十月, 2008 23:00

許久未上來自己的部落格了,常想我要用什麼時間來經營自己的部落格呢?每日一早7:30分到校,一開電腦,除了上課,似乎很少離開電腦。有時會想,為什麼工作總是一件接著一件,一件未完,下一件已在等待,一回到家,顯然遠離電腦是我最暢快的事,甭說上部落格打字,連看e-mail都不想呢!

這學期,學校申請了教育部夜光天試辦計畫,同時也續辦課後照顧班及攜手計畫課後扶助,這些對學校弱勢學生都是很幫助的,尤其學校有此需求的弱勢學生也相當多,我常想這是校長對照顧這些弱勢孩子的用心,而我服務這些孩子也是義不容辭的。

但往往上級的美意,總是為了在極短的時間呈現出成效,真不知孩子的影響如可如此的快速,社會那來的青少年的問題。就拿夜光天使計畫來說,開課月餘即來個訪視,我不知這是關心,還是不信任?尤其當訪視人員認真看著資料時,我突有啼笑皆非的感覺--孩子的改變真能從書面資料看到嗎?再者,每多辦一個計畫,我行政工作就多一項,而原有的教務工作卻仍必要做,說沒影響到絕對是不可能的,但教育部每多一項計畫就多一個訪視,美其名要了解是否有推展的問題及建議,但卻又列了一大堆的細項,難道這些細項不需特別發時間去準備嗎?

多為學生做些事--尤是弱勢的孩子們,是我常告訴自己、也是我秉持的想法,但我不知這樣的熱忱,會不會漸漸的消失。「多申請一個計畫,就是等於多為自己找一個麻煩。」曾有一個朋友這樣告訴我,我知道這是不對的。多為孩子及學校做些有意義的事,我願意,但無意義的資料準備要到何時?我哪知……誰又知……

後段班的金牌

Posted by weiyu on 11 十二月, 2007 22:01

    這個星期日,棋山國小的許前會長,打了電話給我,說要送我一隻雞。心想:他是一個養雞的人,平常都不吃雞的,怎麼今日突然要送我雞。碰巧我也不在家,就相約晚上過去他家拿好了。

    晚上八點開著車子往棋盤,在路上心中仍然訥悶著,為何突然要送我雞呢?一進他家,一如往常泡著茶,他也一如往常的說話模式,毫無異樣,真不知他葫蘆裡賣著什麼藥?

    茶泡著、閒話繼續聊著,許會長突語重心長的說:「阿龍參加全國中等學校技能競賽……」我心中有點擔憂,但仍以雀躍的口吻,衝口而出:「恭喜,得名了對不對。」他不改平日不急不徐的說話方式:「對呀!就拿了金牌,而且可以保送國立不分系菁英班。」我一聽,連續道二、三聲的「恭喜」,內心激動不已。同時,他也叫阿龍拿比賽的成績單來給我這個國小的導師過目一下。 手捧著我自己都辦不到的「全國中等學校96學年度農業類科學生技藝競賽」的第一名成績單,我的淚水差點掉了下來,誰說後段班的孩子沒有春天。

    我與許會長成為好友,應是結緣於他的老大阿璋五年級時,當時阿璋成績中上,並非很突出,但經過兩年的學習,他竟然考上國中的第一班(前段班),許會長相當的訝異,而阿璋從此也越讀越好,高中上了斗高,大學又一舉考上了國立大學。話說阿龍,他與阿璋顯然完全不同,在班上的成績總是大幅的落後,當時我與許會長都希望依孩子的能力,給予不同的期望。果然,阿龍國中只考在後段班,但他總是很努力,所以成績一直保持在後段班的前面,畢業後,他雖只考上了國立的農工學校,但他卻也同時找到自己的努的目標。   

    阿龍告訴我,他為了準備這個「全國中等學校技能競賽」,跟學長足足練習了一年多。參加比賽的時候,他覺得非常的熟練,即使,狀況題也難不倒他。我覺得很欣慰,這個後段班的學生因他努力,而有了美好收穫。在家人心中,原本只期望他有學校讀就好了,沒想到阿龍竟把不可能又變成了可能。阿璋的努力,將自己的讀書潛能發揮了出來;阿龍接續大哥的精神,將自己技能潛力發揮的更淋灕盡致,同時,阿龍也將繼他哥哥之後,進入國立大學就讀。   

    我深深的祝福這對兄弟,以他們的努力與堅持的精神,相信未來一定更佳的美好,也更佳的動人。

一杯溫暖的冰沙

Posted by weiyu on 05 十二月, 2007 23:41

 今天我稍有感冒現象,但仍然堅持將一杯冰沙喝完,因為這是一杯暖入心坎的冰沙。  

 這學期開學後,學校要辦理課後照顧班,想到能為學生服務,多做些也無妨;同時,為了增加一些弱勢學生的參與,也向教育部申請將近30位學生的補助。一開班後,中年級這班總是讓我投入最多的關注,其中一位劉*維同學常常為了引起我的注意而走出教室,我也常常一碰到他,就問他:最近如何?有表現越來越棒嗎?為了讓他能好好的上課後班,我與他做了約定,如果他將閱讀心得寫完,我就送他一份禮份。經過一個禮拜,我收到了他的閱讀心得本,他真將閱讀心得寫完了,我也依照約定送他一份禮物~雖然他上課偶仍有狀況。  

 有一天,謝老師要我認輔一位學生,在幾個認輔學生的名單中,一看到劉同學的名字,我就毫不猶豫的選擇了他。從此,他常常早上一看到我,就藉機來問我一些有的沒有的,我也順便問問他昨天的課業及生活上的瑣事。為了希望他能更進步,我們彼此又做了一個約定:如果他到期末的表現被老師認為有進步,我就給他一個禮物或請他吃想要吃的東西。我們的約定成立後,他真的每日都有改變、有進步(雖然有時還是會出槌,畢竟是孩子嗎!)  

 今天課後班時,他拿了兩杯的冰沙來找我,說要送我一杯,原想有點感冒要拒絕,但他那麼真誠,就暫時收下,放在桌子上。下課時,碰到課後班的陳老師,就問她冰沙是不是她請小朋友的。她說:「不是我請的,是劉同學用他集了一個月的獎勵章,昨天一次向我換2杯冰沙,所以今天我就買來了。」一聽完他的回答,我差點感動的迸出眼淚,當下決定一定要將冰沙喝完,即使晚上發燒,也不管了。 

 冬天裡,喝著冰沙,手握著是冰冰涼涼的,喝進口中卻變成了一股暖流,溫暖了我的心與整個身體。

感謝!

Posted by weiyu on 04 十二月, 2007 11:04

上週五教學組長黃老師為了12月20日的閩南語教學成果展演活動,找我商討工作分配的事誼,我倆議請低年級四位老師協助場地的佈置。第一節下課,我剛好碰到二甲許老師、一乙謝老師,即將要拜託她們場地佈置的事告知兩位老師。心想:下一節課再找另兩位老師,拜託她們一下。沒想到課間活動時,二甲許老師已找了另外三位老師:二乙陳老師、一甲巫老師、一乙謝老師,到視廳教室商討布置場地的事,讓當時正在陪學生做甲蟲王國活動的我,感動莫名。這就是很多人、很多團隊所欠缺的行動力,在溝壩國小卻一直保有,很慶興我能與這些人為伍,也再次感謝這些協助學校各項活動推展的老師們。

如果有一個媽…

Posted by weiyu on 02 十二月, 2007 22:24

今日與朋友聊到他的學生,因母親不在身邊,而父親卻不常陪他,只忙於自己的事,所有的教育責任都落在了祖父的身上。前些時候,祖父特別向老師提到,小朋友回家的功課不知如何去教他,因此,功課也無法完成。老師在課堂上也發現:本來學習已較為落後的他,現在更跟不上了。當老師的,就利用下課、午休再幫這個的小朋友做一些補救教學,但畢竟只能在學校的時間。老師很無耐,這個小朋友的頭腦並不差,也喜歡跟老師親近,但在生活打理上,總是邋邋遢遢,老師在校儘量引導他如何自我學習與照料自己,但僅有二年級的他,總只是短暫的效果。

這天,老師與我聊天,說了一句語重心長的話:如果這個孩子有一個媽,他絕不是現在這樣。的確,一個健全的家庭,給孩子的畢竟是較完全的照顧與愛,像這樣一個單親家庭,又碰上一個不盡責的父親,僅靠著隔代教養的祖父是多麼吃力。而老師到底又能代替多少父愛、母愛的角色呢?……

我的blog啟用test

Posted by weiyu on 01 十二月, 2007 17:52

嗨!很高興成立個人的blog,以後會慢慢的建立,請期待哦!

恭喜!

Posted by weiyu on 26 十一月, 2007 22:04
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

Welcome to 頑石點頭blog

weiyu

文章分類

網站連結

  • 一般

近期文章

文章彙整

新聞交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