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認識一位美國籍的出家師父……師父一聽完我跟他提到的個人煩惱的時候,他索性要我左手提起他剛買的三罐番茄汁,一邊提著,一邊跟他說話……

    受不了這樣的酸楚,我自行把左手放下,卻聽到師父跟我說:「Hold it up, and keep talking to me.」聽到這樣的話,心理不免起了疑心,我手提的那麼酸,為何不讓我放下手上的重物,輕鬆地與他對談?   

    約莫過了15分鐘,我的左手實在承受不住了,才聽見師父跟我說:「Now you can put it down.」看著我狐疑的臉,師父居然笑了出來。

    「你不喜歡提著重物跟我說話,為何你卻喜歡帶著煩惱來跟我說話,過著你的生活呢?手酸了,放下就好,對待煩惱,不也是這樣?或是這些煩惱就像是那些番茄汁一樣,是你自己用手把它們給舉起來的呢?」

    我們能很容易的放下有形的重物,卻很難放下無形的重擔。執著的人生,讓自己承擔莫需有的重擔;學習放下執著,也就在學習人生自在。